毛泽东30年的贴身警卫,揭秘四人帮被抓过程

2019-11-10 作者:文物收藏   |   浏览(125)

汪东兴小传:毛泽东30年的贴身警卫,粉碎四人帮的“大内总管”1916年1月9日,汪东兴出生在江西弋阳,少年时是乡里的儿童团团长。15岁,加入中国共青团。1932年,转为中国...

本文摘自李晨、李健主编:《中国共产党九十年历程》第八卷《文化大革命》,吉林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790-792页。

汪东兴小传:毛泽东30年的贴身警卫,粉碎四人帮的“大内总管”

8月8日,48集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央视一套播出,颇受瞩目,引来热议。第一集的内容涉及粉碎“四人帮”,澎湃新闻特别摘录《中国共产党九十年历程》第八卷《文化大革命》中的相关内容。

1916年1月9日,汪东兴出生在江西弋阳,少年时是乡里的儿童团团长。15岁,加入中国共青团。1932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加入中国工农红军,随部队进入中央苏区。

晚6时40分,汪东兴带领执行任务的警卫人员已经来到怀仁堂各就各位。

他参加第四、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到达延安。他由一名普通的战士成长为优秀的军队干部,先后任八路军卫生部政治部副主任、白求恩国际和平总医院政委。

晚7时,华国锋和叶剑英的红旗轿车几乎同时到达怀仁堂院门前。

1947年,国共内战爆发,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中共中央被迫撤离,转战陕北。汪东兴被调到中央,在毛泽东等领导人身边担任警卫工作。

华国锋和叶剑英一道来到怀仁堂的正厅。正厅的摆设变了样:一扇屏风,将整个大厅隔成了前后两个厅。前厅仅留下两张罩着白色的套衣的高背沙发,斜对着门,其余什么也没有。

6月8日,国民党先头部队距离中共中央驻地王家湾仅一山之隔,毛泽东等人连夜撤退,汪东兴率领一排兵力断后。国军虽然有一个团,但因不明情况,不敢贸然进攻。汪东兴圆满完成任务,为中央顺利撤退赢得了时间。

叶剑英和华国锋分别坐在沙发上,汪东兴带着几个警卫退在屏风后面,注视着门口,负责“会议”的安全。

事后,毛泽东称赞汪东兴:“你们打得好!”汪东兴也因战功,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警卫处处长,成为毛泽东贴身警卫。

华国锋与叶剑英

从陕北到河北,从河北到北平,从香山到中南海,毛泽东的警卫工作全都由汪东兴负责。汪东兴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对毛泽东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敬仰,赢得了毛泽东的赏识和信任。

张春桥:事前真的不知情

毛泽东曾这样评价汪东兴:“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别人我用起来不放心,东兴在我的身边,我习惯了,人还是旧的好一点,他的长处是心细,缺点是理论水平差,不喜欢动脑子。但是,不要小看了厚重少文,汉朝的周勃可是立了大功的。”

7时55分,院内传来了脚步声。第一个走进怀仁堂大门的是张春桥。在张春桥身后紧跟着他的贴身警卫。当张春桥走进怀仁堂大门时,第一个行动小组的负责人纪和春迎上去,不动声色地恭迎着张春桥。张春桥上下打量了一番就问,叶剑英和华国锋是否到了。此时此刻,汪东兴、叶剑英和华国锋早已在大厅等候了。

1949年建国后,汪东兴继续掌管中南海内部的警卫工作。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也是由汪东兴全程具体负责保卫工作。

正当张春桥的警卫想跟着张春桥一起进正厅时,被两位卫兵拦住了。张春桥为之一震,觉察到不对劲。纪和春忙解释说,这是汪东兴的指示,所有的警卫都在大厅中休息。张春桥无可奈何,只好让警卫在大厅等他。

1955年,汪东兴被授予少将军衔,任公安部副部长,同时也是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的负责人。汪东兴的职务众多,但有一项任务从未改变过,就是负责中南海及毛泽东的安全保卫工作。这充分表明毛泽东对他的信任。

张春桥随着纪和春朝里走去,刚刚进小门,拐了两个弯之后,张春桥便被紧紧扭住。没等张春桥完全明白过来,纪和春等人已经将他带到正厅里。

毛泽东外出视察,也大都是由汪东兴负责警卫工作。如1963年考察黄河,1965年重上井冈山,1966年在武汉游长江,警卫工作都由汪东兴负责。

早已做好准备的华国锋起身宣布了逮捕张春桥的“决定”。“决定”揭发了自毛泽东逝世后,“四人帮”趁此机会,相互勾结,秘密串联,阴谋篡党夺权,犯下一系列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中央决定对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姚文元进行“隔离审查”。

1968年,汪东兴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全面负责毛泽东的起居、出行等。因此,他被称为“中南海大内总管”、“毛主席的管家”。

华国锋念完“决定”后,纪和春就给张春桥戴上手拷,把他从怀仁堂的后门押走了。

(1969年9月,毛泽东和汪东兴掌管的8341部队合影)

张春桥的警卫似乎听见外面的动静了,他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这时,在座的一位警卫团副团长见时机已到,随即将张春桥的警卫摁倒在地,立刻缴了他的枪。

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南海的“造反派”曾试图对汪东兴动手。毛泽东知道后说:“烧烧炸炸都可以,但不要烧焦了!”意思是说,可以批评,但不能打倒。

王洪文:临了猛扑叶剑英

汪东兴受到毛泽东的保护,安然无恙。1969年,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上,他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不一会儿,王洪文来了。王洪文刚进院子时,随身警卫即被留在院外。王洪文感到事情不大对头。当王洪文快走近正厅大门时,专门对付他的行动小组立即走了过来。

1970年,他曾支持陈伯达的“天才论”、林彪的“重设国家主席”。事后,汪东兴为此连续两次写信检讨,才得到毛泽东的谅解。

王洪文有一点挣扎,当行动组的几个卫士在走廊里把他扭住的时候,王洪文一边大声说“我是来开会的,你们要干什么?”一边拳打脚踢,拼命进行反抗。但是王洪文很快就被行动小组制服了,被扭着双臂押到大厅里。华国锋把“决定”又念了一遍。

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后,“四人帮”加紧夺权,时任第一副主席的华国锋与叶剑英、李先念达成一致,又得到汪东兴、中央军委负责人陈锡联、北京卫戍区负责人吴德等人的支持,确定以“隔离审查”的方式强硬解决。

还没等华国锋念完,王洪文突然大吼一声,挣脱警卫人员的扭缚,由五六米远的地方向叶剑英猛扑过去。

10月6日,华国锋以讨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名义,在中南海怀仁堂“隔离审查”了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同时江青、毛远新分别在住处被“就地监护”。

在这个紧要时刻,一旁的警卫猛冲上去把他扑倒,死死地摁住,给他戴上手铐。

在整个过程中,汪东兴负责的8341部队,起到关键作用。1977年,汪东兴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位列中央权力核心第五位。

姚文元:没有争辩、没有反抗

(左起: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

秘密逮捕的第三对象是姚文元。姚文元住在家里,他那地方是由卫戍区管的。此时,汪东兴也事先安排好了,如果姚文元不来怀仁堂,就让吴忠带人去他家里解决。

文革结束了,资历深厚的邓小平回到中共中央,主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与华国锋的“两个凡是”,针锋相对。

结果,姚文元也来了。汪东兴怕再发生意外,经请示华国锋和叶剑英同意,没有让姚文元进正厅,只让人把他领到走廊的大休息室,由警卫团一位副团长向他宣读了中央“决定”。姚文元听完后,没有争辩,也没有反抗,只说了声“走吧”,就随行动小组的几名卫士出了门。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支持“两个凡是”的汪东兴受到点名批评,被免除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8341部队政委的职务。

江青:借口上厕所,拒交保险柜钥匙

1980年,十一届五中全会上,汪东兴辞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职务,离开中南海。

就在怀仁堂主战场打响的时刻,李鑫、张耀祠、武建华几位负责在江青、毛远新的住处采取行动,把这两个人也抓起来了。

汪东兴晚年居住在西单的一个胡同里,远离政坛。他热衷于着述,出版了《汪东兴日记》和《汪东兴回忆——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等着作。

在秘密逮捕江青的过程当中,张耀祠于10月6日8时30分奉命带领行动小组到万字廊201号,江青此时就住在这里。

2015年8月21日5时28分,汪东兴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他是三中全会时期,政治局委员以上领导人中最后一位辞世的。他的离去,象征了一代人的谢幕。

张耀祠作为汪东兴的助手,多年来一直掌管着中南海的安全保卫工作。张耀祠对这里的每一处环境,每一个哨位,都了如指掌,十分熟悉。当张耀祠带人走来时,守卫在门口的两名警卫竟然没有阻拦他们。

(万象历史·人物传记写作营的第455篇作品,营员“凌空子”的第22篇作品)

张耀祠连忙提着手枪,带领两男两女四名行动小组队员疾步冲进客厅,没有发现江青。张耀祠连忙又沿长廊奔进书房,也没有发现江青。正搜寻中,一名队员押来江青的秘书刘真,张耀祠从刘真口中得知了江青的藏身之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张耀祠急忙把枪一挥,几个箭步蹿到江青的卧室门前。张耀祠镇定了一下,推门进入室内。

江青见张耀祠猛然闯入,不由一怔,知道情况不妙,忙怒声质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张耀祠并不回答江青的话,只是目光警觉地将卧室扫视了一遍,见无他人,这才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大声对着江青念道:“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趁毛泽东逝世之机,相互勾结,秘密串联,阴谋篡党夺权,犯下了一系列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中央决定对以上4人进行隔离审查。”

还未等张耀祠读完,江青一下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慌了神。蓦地站起来连问:“为什么?为什么?”

此时,张耀祠并没有正面回答江青的问话,只是用命令的口气让江青马上跟他走,江青并没有服从。

此刻,江青更主要的是借此拖延时间,冷静一下头脑,想想对策。这时,她要求进一趟厕所。

大约过了一刻钟,江青从厕所里走出来,神情沮丧,但仍故作镇静。

张耀祠向江青提出最后要求,请她立即交出保险柜的钥匙。

江青不答话,拒绝交出那把象征权力和地位的保险柜钥匙。双方进入高度紧张的对峙状态。

行动组的等待是有限度的,不断催促江青交出钥匙。江青说:“要交,也不能交给你们。”

随后,江青要了一个大信封,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串钥匙装进去,在信封上写上“华总理亲启”几个字,交给了行动组人员。

在解决江青之前,李连庆就已经奉命带着四名行动小组的队员,于10月6日晚赶到中南海毛远新的住处,对毛远新采取“保护审查”的措施。迟群、谢静宜等则由北京卫戍区派出力量负责具体解决。

在“文化大革命”中,新闻机构的特殊作用是人所共知的。在重大行动面前,对新闻机构的掌握决不可掉以轻心。

10月6日晚9时许,汪东兴指挥各行动小组将“四人帮”全部关押之后,按照事先制订的计划,华国锋立即命令耿飚、迟浩田等人火速赶到怀仁堂,并且亲自下达了接管中央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等新闻机构的命令。

这样,前后不到一小时,没费一枪一弹,没流一滴血,叶剑英、华国锋等人就从组织上打垮了“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结束了历时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的灾难。

本文由beplay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物收藏,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30年的贴身警卫,揭秘四人帮被抓过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