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推崇的好官,莆田广业里瓢湖陈氏的故事

2019-09-21 作者:研究动态   |   浏览(76)

□范育斌

□范育斌

我作为莆田越王山麓走出来的后生,偶有机会回老家兜上一圈,在漫山草木中行走,寻觅历史的痕迹,随时都会被家乡历史留下的印记所唤醒,总是有一种久违的感动。老家方圆一带儒道的遗风与平静的乡村生活常态在这里传续千年,动静相宜间流露出深厚的人文底蕴,每每使我心中升腾起一种自豪感。而医隙闲余,我喜欢翻阅着家乡的文史资料,这些作家的人文随笔写得如此深刻、耐嚼,常让我爱不释手。我的目光穿过家乡古老深厚的历史时空,让我知晓了越王台、南峰寺与南峰书堂以及家乡历史的来龙去脉,认识了先贤郑厚与郑樵兄弟的卓越人生。在综罗百代而广博细微之间,又一个千年之前宰相级的古老先贤浮现在中国的历史节点和经典细节之中,这个从我的老家走出的名人,他的大名叫陈靖。

在戴云山支脉的莆田广业里瓢湖坐落在萩芦溪上游的瓢溪与霞溪两岸(今属莆田县涵江山区萍湖、前埔、广山、巩溪村),此处有独步天下的纯真与自然,悠悠山水,四山环翠,却“养在深闺人未识”,仿佛遗落在深山的明珠。或许是这里清澈的溪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给予了在此诸多姓氏享天地之灵性,得日月之精华,繁衍后代,生生不息。在瓢湖的诗意苍茫处,至今仍展现着人文历史文化的根脉和深境。莆田大姓之一的陈姓与瓢湖一境有着奇缘,他们在这里世代繁衍,名流辈出,成为莆田陈氏的祖居地与发祥地之一。

《游洋志》记载:“瓢湖在广业里。古名萍湖。宋时尚书太仆射陈靖故宅在焉。”陈靖,后汉高祖乾祐元年生,莆田广业里瓢湖(今莆田市庄边镇前埔村与萍湖村一带)人,后移居莆阳延凌里橄榄巷(今莆田市城厢区长寿街庙前路)。他精忠报国,建言献策,被《宋史·循吏传》推为十二名“循吏”之一,并位列首位,推崇备至。陈靖作为宋一代三百年间一直推崇的好官,留下了如许众多、经典的遗产,如今又频现于中国的良吏与廉政史鉴,可谓影响深远。

莆田陈氏的历史源远流长。福建陈氏特别是莆田陈氏是在晋永嘉之乱后随中原八姓入闽之一。而早在汉代,就有陈姓先人率先入莆,他们居住在莆田市西北隅之九华山,并留下许多文物遗迹。其后,西晋永嘉七年,又有陈英之子陈玄弼,官盱眙太守,由河南光州固始入闽避乱,居兴化。荔城区西天尾镇澄渚村在历史上曾是望族“九牧林氏”的发祥地,成为名闻遐迩的历史文化名村。但鲜为人知的是,位于紫霄岩下的澄渚村,在唐代之前是陈氏族人的聚居地,当时的地名因陈氏是望族而名称“陈渚”。后来,唐九牧之父林披举家从荔城区西天尾北螺村迁到龙山后,林披的儿子林蕴向陈暄买下这块地皮。林蕴认为,“陈渚”已经不是陈家的地,而把地名改为“澄渚”,可谓时过境迁反客为主。此事,在明代《兴化府志》也有记载。

“循吏”最早见于司马迁《史记》的《循吏列传》,后为《汉书》、《后汉书》直至《清史稿》所承袭,成为正史中记述那些重农宣教、清正廉洁、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的州县级地方官的固定体例。所谓“循吏”是指奉公守法的良吏,说白了就是好官。《宋史·循吏传》共记载“循吏”十二位,他们是宋代官吏集体的楷模。宋朝统治者把政绩卓越、案例典型的“循吏”写入正史中,其目的不仅只是在于表彰这十二位官吏,更重要的是,为官吏树立模范典型,促进官僚阶层的素质提高,更好地维护政权稳定。[1]

陈迈入莆使莆田陈氏方兴未艾。陈迈是陈氏入闽始祖陈润的第十一世孙。“初唐莆田置县伊始,武德间,陈迈为莆田令,家于莆刺桐巷,支庶众多”。隋朝年间,被隋文帝杨坚封为散骑建军,统领泉州兵马镇莆田。唐武德二年,陈迈平定闽中地区后,莆田置县,他便兼首任莆田县令,使莆田在短短的几年间从蛮荒之地跃升为政通人和的兴盛之地。为此,朝廷加封他为上骑都尉。陈迈爱莆阳山水之秀丽,遂举家定居于莆田城内刺祠巷。他的五个儿子后来分别为入莆五大房系,后裔人才辈出,成为莆田长盛不衰的名门望族。

陈靖生长在一个比较特殊的书香门第之家,受到家庭深刻的影响。当年祖父陈沆擢崔邈榜进士,官至天雄军节度巡官。“唐末大乱,天下分裂”,五代十国,战争频繁,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他“常从事大名府,睹梁政多僻,知中国必乱”,在风云变幻的情势下,事出无奈,但他的选择却很明智,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辞官归里。“东南曰闽,有王审知者据之自立”,闽王要征召他授予官职,被他婉拒。他为躲避后梁的追责与闽王的征召就藏身山里,教子成才,含饴弄孙,求生保家,醉心林泉,独善其身。如今在老家的邻里陈家旧宅转一转,似乎就能听到他们爷孙俩传来的趣味相投的爽朗笑声。

自古有云:陈林半天下,黄郑遍地走。清乾隆通议大夫林源在《玉湖陈氏谱·序》中说:“吾莆陈姓族最著,支分派远,子子孙孙,绵绵绳绳。”民间有传:“莆田自古十八陈”,可见族大支繁,派系复杂。如居城关城隍庙前的“榄巷陈”,尊陈仁壁为派系祖;居城南木兰溪畔的“玉湖陈”,尊陈仁为派系祖;居仙游县象坑、象塘、象面、象碑的“五象陈”,尊第一代开族公陈禧为派系祖;仙游“侯峰陈”尊第一代开族公陈齐为派系祖;居灵川东沙的“浮山陈”,尊陈煌为派系祖;居涵江的“寿山陈”,尊陈淬为派系祖。但是,为纪念陈迈功绩,莆田各派各支各房陈氏族人在明弘治年间(1488—1505年)一致议定,不管何时入莆,不论派出何处,都把莆田首任县令陈迈尊为入莆始祖。

陈靖的父亲陈仁璧是一位有识之士。宋太祖开宝年间,他“屈身应命”在陈洪进处为官,为泉州别驾,作为陈洪进的主要幕僚,深知人民饱尝分裂、战乱之苦,看到大宋朝崛起于北方,开始荡平天下、统一宇内时,他审时度势,力劝陈洪进纳土归宋,实现了国家的和平统一。他对中国从五代分裂走向统一,做出了重要贡献。宋开宝九年,陈洪进即派陈仁璧为特使入朝觐见表明归宋。因为陈仁璧劝说有功,太祖赵匡胤嘉其忠,授以检校膳部员外郎,泉州录事参军,赐绯鱼袋。他的《兴化军厅壁记》一文是应首任知军段鹏之约,“俾述成绩”而奋笔“直书”,文采斐然,成为莆阳名篇。后仁璧病逝于家,享年七十,以子靖贵,朝廷赠太子洗马;莆田建忠勋祠祀之;尚书礼部员外郎知制诰王禹偁 <

纵观中国移民史,战争与动乱总是伴随着移民的浪潮。中国唐代中期,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安禄山趁唐朝政治腐败、军事空虚之机,和史思明发动叛乱,次年十二月叛军攻入洛阳,唐玄宗率众逃至成都,史称“安史之乱”。长达八年时间的“安史之乱”使得唐朝元气大伤,从此由盛转衰,亦成为移民潮南迁的开端。唐朝后期,战争不断,经济政治衰退,特别是唐宣宗大中十三年爆发的王仙芝、黄巢发动大规模农民起义,给唐朝政权以沉重打击。农民起义失败后,又陷入军阀混战乱局,战争给北方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破坏,与“安史之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战乱再次触发了大规模的北方汉民南迁高潮。唐末五代这次移民潮,北方移民入闽的人数,是福建移民史上最多的一次。黄巢起义暴发后,王潮、王审知兄弟开始率部入闽,这直接引发了光州士民的集体大迁徙。福建兴化,僻在东南,远离战祸,相对安宁的环境吸引着战乱中的南迁移民,包括世家名流。所以这一时期是中原移民避乱入迁莆田的高峰期,它对福建及其兴化移民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游洋志》记载“陈氏,古颍川人。唐五代之际,先自光州固始县南来避地。”所以莆田人至今言氏族者多云“自光州固始来”。

宋初著名文学家王禹偁所撰的陈仁璧墓碣现在莆田市城关。此碑是莆田现存最早的碑刻之一。碣高270厘米、宽143厘米,是陈仁璧之子陈靖所立,故篆额文曰“颖川府君墓碣”。额下刻楷书二十八行,每行五十字。这篇碣文不满千言,不仅记载了五代时福建军阀割据和当时的有关礼制等,而且记载了陈仁璧说服闽南军阀陈洪进纳土归宋,受到封赏优待,从而维护祖国统一的历史事实,更给我们留下了一篇北宋名家的散文。

瓢湖是莆田陈氏较早的祖居地之一。《宋陈仁璧墓碣铭》记载:“其先颖川大族,今为闽人。曾祖讳晃,隐德不仕。祖讳枢,唐广州清远令。”《莆榄巷文峰陈氏族谱》记载:其先世居瓢湖。唐清远令陈枢,“咸通间由瓢湖徙莆榄巷”。《游洋志》记载:“在广业瓢湖巩溪者,梁进士沆为天雄节度巡官,知梁政必乱,以父丧在岭南,弃官南走,负丧归。王审知欲辟以官,坚辞不起。男仁璧,仕陈洪进为泉州别驾,劝洪进纳土归宋。太祖嘉之,授检校膳部员外郎,泉州参录”。《游洋志》又载:“瓢湖在广业里。古名萍湖。宋时尚书太仆射陈靖故宅在焉。”在首任莆田县令陈迈重视文物而修建越王台的北麓方圆一带的瓢湖是莆田山区古代陈氏最早的聚居地之一,这是莆田有文字记载的在瓢湖生活的最早先民之一,他们从避乱定居此地,筚路蓝缕,兴学重教,并由此繁衍出瓢湖陈氏一脉。根据这些资料可见这一脉陈氏在瓢湖生活的世系为:陈晃—陈枢—陈沆—陈仁璧—陈靖。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自陈氏先世居瓢湖始,到太平兴国五年陈靖因在平定林居裔农民起义中有功被朝廷命其居为‘清平里’“止,估算陈氏这一族生活在莆田广业瓢湖从中晚唐至宋初历时一百多年。而那些留守瓢湖故里的更是历史悠久。

陈靖的不平凡的一生在于能够认识时代的发展趋势。他平生第一次遇到的重大事件是宋代福建首次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北宋太平兴国三年,莆田西北山区游洋与百丈镇地势颇险,林居裔因不满官府的苛捐杂税,官逼民反,在百丈镇聚众起义,自号西平王。起义军很快得到周边民众的支持,包括陈靖家乡的农民也参与其中。宋朝猝不及防,慌乱中仅派陈应功领兵围剿,陈应功兵败被杀,宋军溃败。这时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军乘胜进攻泉州城,兵临城下,刺桐城危在旦夕。面对这种突发重大事件,陈靖认识到国家统一来之不易,和平安宁更须珍惜。他在此动乱之际,挺身而出,徒步往福清拜会转运使冯翊、漕使杨克让,求兵救援,献上讨伐之策。杨克让让陈靖暂时代理德化县尉、参议军事。后宋军从福州南下,援救泉州城,不久起义军被镇压,林居裔投降,闽地复归平静。陈靖为国家的安定稳定作出了贡献,尤其为莆田的未来的发展创造了客观良好条件。

世居瓢湖的陈氏人才辈出。陈枢,玉湖《道中谱》载:”枢,晃公三子,字必由,官广州清源远县令。“后病故任上,儿子陈沆负丧归来,算是落叶归根。陈沆,五代后梁开平二年,擢崔邈榜进士,官至天雄军节度巡官。《宋陈仁璧墓碣铭》曰:”考讳沆……常从事大名府,睹梁政多僻,知中国必乱。且以清远府君旅榇在岭表,因弃官南走万里,负丧而归。葬毕,杜门坚拒王氏辟命,终身不为伪官所污,至今乡人以先辈呼其家。“陈沆,陈仁璧的父亲,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面对军阀割剧,国家战乱,社会动荡,统治腐朽,报国无门,壮志难酬,同时他也厌倦了官场应酬并看透了当时社会的黑暗,所以不但以父亲奔丧为由弃官回到老家,而且还坚决拒绝闽王征召授官,不与同流合污,从此隐居不仕,在瓢湖老家过着注重自己的内在修养且乐山喜水逍遥自在的隐居生活。抑或他就是以这样方式来反抗,表达对当时社会的不满。由此可见,他能超然物外,不附权贵,追求自由,与趋炎附势的世人形成鲜明对比。在他身上无不体现着陶弘景归隐田园之风,受到家乡人民的敬重。

历史的机缘巧合造就了不同的命运。林居裔的农民起义使宋朝统治者认识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需要“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当时朝廷也提出“以德化民”的口号,遂立兴化军进行治理,这就是莆田市早先称呼“兴化军”的由来。林居裔农民起义这一重大事变,不经意间改变了莆田的历史走向,莆田从此成为了八闽行政区之一。同时,也改变了“颍水家声大,萍湖世泽长”的陈氏家族的住所变迁,除了部分留守之外,他们大部从山区瓢湖迁移到了木兰溪畔的莆田城里,由此“萍湖衍派”也就有了后来的“橄榄陈”、“陈宅陈”与“文峰陈”之支脉,陈氏家族的命运又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更重要的是,陈靖的人生命运因此而改变。陈靖因平定林居裔有功,受到皇帝的觐见,奉命他居住莆田“清平里”,并被任命为阳翟县主簿,后改任许州司法参军。

陈仁璧因劝陈洪进纳土归宋而扬名于世。《宋陈仁璧墓碣铭》记载:”君讳仁璧,字玄象……以文行称于州里。闽帅重而辟之也……乃屈身委命。乃历官六,历职八。开宝中以主帅命入朝。太祖嘉之,制授检校膳部员外郎,赐银章朱绂。始真拜录事参军,厚礼遣之。故相国太师忠顺公藉地入觐,君实预其谋。“陈仁璧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从他写的《兴化军厅壁记》可见其文采斐然,说他”以文行称于州里“,并非虚言,至今他的《兴化军厅壁记》一文被选为莆阳名篇。但是,更主要的是,他作为闽南军阀陈洪进的主要幕僚,能够审时度势,劝说当时割据闽南主要是福建漳、泉的陈洪进纳土归宋,对中国从五代分裂走向统一做出了贡献。由宋初著名文学家王禹偁所撰的《宋陈仁璧墓碣铭》记载了他力劝陈洪进归顺宋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历史事实。他晚年由瓢湖迁居莆田橄榄巷,成为莆田橄榄巷陈氏始祖,世称”橄榄陈“,简称”榄巷陈“。

诚然,这次林居裔农民起义的落幕,也使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敢担当的中华好儿男的榜样--陈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家乡的青山绿水,温润滋养着伟大的灵魂。一代豪杰--陈靖从此由莆田越王山麓的瓢湖出发,自信地登上了中国历史的舞台,演奏了一出精彩的人生大剧,成为宋朝出类拔萃的好官。

陈靖是中国好官中出类拔萃的人物。”陈靖,字道卿,瓢湖人。“”宋尚书左仆射陈靖宅在广业萍湖。“陈靖作为兴化县的一个杰出人物,《游洋志》对他是何方人士、宅第、生平履历及艺文成就均有详细记载。陈靖敏而好学,博通古今,秉性慈孝,忠诚质直,任事无私,而好为惠。宋太平兴国三年,莆田游洋、百丈山区林居裔起义,围攻泉州,危在旦夕,陈靖挺身而出,求兵救援,乱事得以平定,由此开启仕宦之途,并奉命移迁莆田”清平里“。宋太平兴国八年,兴化军从游洋迁莆田,陈靖让出自己的宅府作为兴化军办公署,自已则移家至橄榄巷,为草创之初的莆田做出了贡献。陈靖平生先后事历七郡,勤政廉洁,访求民生疾苦,劝农养民,政绩卓著。尤锐意改革,常建言献策,许多治国良策被采纳,使宋的改革初露端倪,为其后宋朝的范仲淹的”庆历新政“与王安石的”熙宁变法“开了先河。他被推为宋代三百年间少有的十二名”循吏“之一。所谓循吏是指奉公守法的好官。李俊甫《莆阳比事》称陈靖为”循吏为冠“。他作为集勤政、廉洁、改革于一身的”循吏“,不仅好官宋第一,而且成为历代当官执政为民的榜样,至今仍影响着中国的政坛官场。他曾封颖州郡开国伯,后朝廷诏命为尚书左仆射,荣列宰相级官衔,成为莆田十七位宰辅之一。在莆田城里橄榄巷有”仆射里居“坊,颂扬他的高尚美德和丰功伟绩。遗憾的是,莆田广业里瓢湖陈宅仅剩遗址,而莆田城里的陈仁璧、陈靖父子故宅,今已无迹可寻,只有郡志记载留下的历史印迹。幸运的是,”仆射里居“石刻今镶于东山报恩寺前之墙壁上,作为文物保存下来。

陈靖是宋初的改革家。纵观宋朝的历史风云,有进步的社会变迁,也有倒退的社会沦落。而细细品味历代王朝的兴衰,我们惊奇地发现它总会应验那么一句名言:“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中国封建社会,中央集权高度集中于“天子”,王朝的兴衰与“天子”极其密切。宋初的王朝“其兴也勃焉”,皇帝较有作为,贤人治国迫在眉睫,陈靖适时而降。陈靖认为国家建构要与时俱进,不断更化革新。他针对契丹进犯边境,北宋政府的军队多次处于不利地位,便派侄子上书朝廷,请求入朝禀奏他的谋略。太宗诏令询问此事,陈靖上奏强兵五策,说:“明令赏罚;安抚士众;持重示弱,等待机会举兵;允许帅府自找谋士幕僚;将帅能够在境外有自主权。”宋太宗对他的强兵良策感到惊异,改任他为将作监丞,不久,升任御史台推勘官。

令人诧异的是,莆田的”谷目陈“的始祖陈铸也与莆田广业里瓢湖有奇缘。《游洋志》记载:”陈铸,字师回,广业里瓢湖人,天圣五年登进士第……累官终光禄卿。“陈铸当时在福建也是一个著名人物。宋朝自进士分甲、乙科以来,兴化县中进士是从陈铸开始的。他登第的前一年,同姓乡亲陈靖逝世。他任南雄州知州,任期满了,以母亲年迈为由要求当福州通判,奉养老母。为他送行的官员撰写诗歌以壮行色,达72篇,蔡襄为诗集写序说:”奉劝大家要当陈铸这样的好儿子。“陈铸在福州帮助太守开垦良田,提高百姓生活,招揽人才,重教兴学,做了很多有利民生的事情,蔡襄都把他的事迹都记载下来。陈铸任陈州副使,时遇洪灾,他组织全力抢救,许多人都活下来。他的功劳上报朝廷,历任汝州、潮州、澄州的知州,升官至光禄卿,赠开国伯。陈铸经世济民,称誉儒林,其政声还上了当时的福建名人榜。

宋初的殿试进士,有最先完卷者置于高等的俗例,应试者皆追求快速成文,文辞浮华而不切实际。陈靖上书建议把试卷汇交考官评定等级,确属优秀者,才给高等。又针对当时考场的徇私舞弊,时任“将作监丞”的陈靖,建议将考生的名字糊上,以保证公平,宋太宗愉快的接受陈靖的建议,就这样,科举史上最重要的进步--“糊名考试”制度诞生,考试积弊,得以改革。从状元孙何榜起,不再以答卷迟速来决定名次,宋代科举的一系列规章制度包括“糊名考试”制度才逐步完善起来。千年至今,“糊名考试”制度每年都影响着参加各种考试的莘莘学子,所以后世评价陈靖此举是:“无情如造化 至公如权衡。”

《陈氏起源》一文记载:”颍水家声大,南刚世泽长“是莆田谷目陈族人通用楹联之一,联上句说本支陈氏家族古代聚居地及祖德。联下句赞美谷目陈始迁祖、宋开国伯陈铸。据《兴化谷目村陈氏族谱》载:”铸公,为谷目陈之祖,即为金紫溪之始祖也。陈铸,字师回,宋天圣五年登进士第。官历朝散大夫、殿中丞、光禄寺太卿,赠开国伯。陈铸世系为:湟-本-穆-铸。家族迁居仙游钟山镇南刚村谷目“。按此论说,”谷目陈“是浮山陈始祖陈湟后人陈铸在宋代居仙游钟山镇南刚村谷目,其子孙称为”谷目陈“。其它族谱记载,他的后人一支在明永乐年间迁居仙水,开创陈氏仙水世系,另一支由谷目迁往金紫溪,创陈氏金紫世系。

满怀家国梦,终生赤子心。有利国家、有利改革之事陈靖总会适时建言献策。他曾上言:“古者强干弱枝之法,必先富实于内。”淳化三年,他再次就官吏的考核升迁之事入奏,建议逐年“采察”官吏功过,于每年年终核实材料,评酌等级,然后候旨授官。其中或有奇才异略,博学雄文者,不在此限。如发现采访有漏,考察不明,就问“采察”人员之罪,得到太宗的采纳,考核官员的制度才逐渐建立起来。在务兴农事上建议“募耕作,赐耕者室庐、牛犁、种食”,“量人授田,度地均税”等,得到太宗的赏识,虽难实行,但他仍被授为京西劝农使。后派往婺州,不久又迁任刑部员外郎。咸平元年,真宗即位,授为节度判官,再次提议兴农之事,仍无法施行。咸平三年,任京畿均田使,迁河南转运使任上,上书极言前李氏赋敛之苛共17项,真宗下诏免除其中若干项。他敢于指斥朝廷因循守旧,警告:“倘若或睹深弊而不除,忽后患而不虑,唯务姑息,尚或推延,臣恐民之蓄奸惯便于此日,国家行事沮棍于他时。”陈靖此论,实际亦是对自太宗以来自己历次直陈劝农之策受阻的回应。陈靖真正做到了有利国家事常奏,推行困难不气馁。他能自觉地革故鼎新,而他那些被采纳的良策对国家的发展厥功至伟。

历时千年,时过境迁,历史的印迹变得模糊。有关同一个陈铸属兴化县何处,《游洋志》与有关陈氏的族谱记载不一样,究竟是《游洋志》所载的兴化县广业里瓢湖(今涵江区庄边镇萍湖与前埔村)还是陈氏的族谱记载的属兴化县来苏里(今仙游县钟山镇南刚村谷目),各方援引凿凿有据,似可定论,使人无所适从。但是,从有关资料来看,《游洋志》所载的时间更早,明朝《游洋志》的作者周华在兴化县裁革后就开始动笔,他在《游洋志》中对陈铸生平的记录更为详细,且篇幅更长,应该说可信度更高一些。有人举证认为,在这个移民潮中,直接入迁莆仙者只是少数,更多的是其北民入闽后旋复徙居或移民后裔的再次迁徙,这种”漂族“民间谱牒对具体入迁姓氏和时间记载多有存疑。这种讲法对”谷目陈“民间谱牒而言,有存在这种的可能,此文不予详论。

“任事无私而好为惠”,这是宋史对他的评价。许多人都知道莆田著名的“古谯楼”,它是八闽现存谯楼第一楼,福建省保存最完整的谯楼建筑,其雄伟的风采让人印象深刻。但鲜为人知的是,“古谯楼”后面原是陈靖奉命居住“清平里”并刚从兴化县广业里瓢湖搬迁莆田城新建的宅第。兴化军的行政机构从游洋迁往莆田,正值草创之际,白手起家,甚为艰难。陈靖无偿将自己新建的家宅捐献给政府作为办公用署,自已一家则迁居橄榄巷居住,为莆田创城之初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陈靖身后又获赠尚书左仆射,所以莆田城关橄榄巷有坊,名为“仆射里居”。陈靖造福家乡的壮举,给莆田人民一种历史的惊喜,在莆田也是史无前例的。诚然,他的高风亮节,至今仍感动着莆田人民。不久前,莆田市城内东岩山报恩寺外石埕发黑的左墙壁上,意外发现镶嵌有横石额--“僕射里居”,引起人们对陈靖历史功绩的缅怀。

莆田广业里悠悠的岁月里陈氏一脉在此开枝散叶,流派迭出,各别为宗。《莆阳陈氏名人录》记载:”仁璧,字玄象……莆田橄榄巷陈氏始祖。“陈靖朝廷赐其住的地方为”清平里“,因此今日莆田市东厢一带的陈姓称为”陈宅陈“,陈靖为其始祖。陈靖还有4个兄弟,他们的子孙后世是”文峰陈“。可以确定的是,瓢湖陈氏世代居住瓢湖,且陈仁璧父子都在瓢湖生活过,他们后来成为”榄巷陈“、”陈宅陈“及”文峰陈“的始祖。而另一支脉的”谷目陈“,尊瓢湖陈铸为始祖。其它族谱记载,陈铸的后人一支在明永乐年间迁居仙水,开创陈氏仙水世系,另一支由谷目迁往金紫溪,创陈氏金紫世系。由此可知,莆田广业里瓢湖的陈氏与”榄巷陈“、”陈宅陈“及”文峰陈“是源流关系,支属虽繁而源流非远。而”谷目陈“也在瓢湖开枝散叶,各聚为族,自成一系,绵延不绝。其实,这些从瓢湖不管是迁出的还是留守的陈氏支脉流派都应归源于”瓢湖衍派“,这一称呼基于尊重这一历史事实。

陈靖作为一个政治家,是书写奏议的名家高手。他平生多有建划,而于农事尤其详细,后人取他从淳化、咸平以来所陈表章加以编录,名《劝农奏议》二卷(《莆田县志》作三十卷),又著《经国集》十卷。他的不少奏议成为其后历朝的范本,并被后人冠以“名臣奏议”传播于世,成为珍贵的历史文献,足见其价值所在。

”儿孙各自飞鸣去,犹拣新泥补旧巢。“这是陈靖《题燕》中的诗句。瓢湖陈氏,虽多数搬迁莆田城里,但在瓢湖故地,依然迁而不墟。至今在瓢湖及其周边一带散居着不少陈姓人家,据知晓瓢湖陈氏历史的竹门陈青介绍说:”相传先祖曾弃官归家,他们前几年曾组织宗亲寻根认祖,现在前埔村的下萍湖、溪南、竹门及大洋乡莲峰村与白沙镇的宝阳村乌沙的陈氏与今莆田庙前路的“橄榄陈”同出一源,至今在前埔村某宗亲家中还保存着一幅皇帝手书的条幅,但秘而不宣。“陈青所讲的这些散居的宗亲应该是留下顾祖而留守故居的陈氏后裔。对于生长于斯的我,少儿时与住在陈氏祠堂中的陈瑞龙是同学,我所看到的陈氏的祠堂坐落在下萍湖,坐东朝西,庄严宽敞,鎏金的匾额楹联,雕梁画栋,显得古朴厚重,是一座绵延千年别有韵味的古式建筑,惜毁于1988年的一次大台风,只剩断壁残垣,令人唏嘘不已。据闻,溪南陈文珍正在发动宗亲,醵资在原址上重建祠堂。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焕然一新的陈氏祠堂将复活历史的记忆,以不老的精神续写岁月的荣光和陈氏家范,成为滋养陈氏后裔的源头活水。”分符出牧同吾祖,衣锦还乡自我射。“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莆田广业里瓢湖不仅是莆田陈氏的祖居地与发祥地之一,而且还可以开启人们对莆田广业里瓢湖陈氏的重新认识,并进一步深化人们对莆田陈氏源远流长的认知。

陈靖的影响是深远的。他先后事历七郡,勤政廉洁,访求民生疾苦,劝农养民,政绩卓著。他对宋初的这些发展生产、富国强兵的改革尝试,为他身后不久的范仲淹的“庆历新政”拉开了序幕,也为其后的王安石“熙宁变法”这一以“理财”、“整军”为中心的规模巨大的社会变革运动产生了影响。陈靖于天圣四年病逝后,事隔42年,熙宁元年,谏臣以陈靖的《奏请务农积谷疏》进呈皇上,他重视农业生产的治国良策,以天下苍生为念的情怀深深感动了神宗皇帝,神宗皇帝予以嘉奖,赠尚书左仆射,使他入列宰相待遇,可见他对宋朝的影响。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即使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他作为集勤政、廉洁、改革于一身的“循吏”,仍无时不在地影响着中国的政坛官场,成为当官执政为民的榜样。

山积而高,泽积而长。瓢湖陈氏,作为一个崇尚”诗书传家远“的姓氏,他们与当地各姓氏和睦共处,相互影响,共同发展,对当地有着深远的影响。当年宋朝的郑厚与郑樵两兄弟,作为陈氏的乡亲近邻,就曾经常光顾名震莆阳的陈宅的著名藏书楼借阅各种书籍,从中受益非浅,而受其陈氏重学兴教知书达礼的家风影响,瓢湖也成为”谈笑有鸿儒“的耕读传家之地。先辈曾经指指点点过陈氏的祠堂、社山及藏书楼……那些曾经陈氏的故事,时过千年,仍在当地世代流传。是的,瓢湖陈氏这些不朽的乡贤,如同星辰闪耀在家乡的天空;他们闪亮的名字无时不在地走进乡亲们的记忆里,成为这片土地的骄傲与自豪。

陈靖在文学上颇有建树。他与富春孙何 < < <

诚然,”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瓢湖一境,令人垂青的,正是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陈靖喜山乐水,流连空谷,青山为伍,临风赏月,尤被壶公山这座奇妙的人文之山所折服,在此发千古之幽思,创作了一首著名的《壶公山赋》:

莆水之阳有壶山兮,巍峨岌嶪,峥嵘崷崒。接闽岭以削成,于海天而秀出。跨百里兮奇势千端,耸八面兮瑰状一律,纾洞壑兮幽邃无垠,班冈峦兮高低有序。其巍然而踞视群峰也,若大帅坐幕以指挥;其俨然而雄镇四野也,若端士垂绅而拱立。鸿鹄度而翅摧;鸟兔飞而影失,左右前后兮共垠而异。

宜风雨晦明兮,殊候而同日;乃若绝壁摩汉,层岩造天。海上之日华未出,云外之岚光已鲜。漠漠悠悠,苍烟攸聚而忽散;查查霭霭,素雾乍郁而复宣。巨石崭崭乎,矗而如砺;方池溶溶乎,砑而成渊。

千林黛饰兮,密叶秀而竞发;百谷霞舒兮,繁卉华而争妍。孔鸾鸑鷟,元鹤黄鹄。凫鷖鸧鸹兮巢松而宿筱,鵁鶄翡翠兮唼菱而喋莲。许由巢父,依恋而晦迹;赤松王乔,假道而成仙。复有名儒巨贤,禀其淑也;释子道侣,栖其迹也;骊龙蛟螭,蓄其神也;貙兕虎豹,伏其猛也;璆琳琅玗,韬其光也;楩楠杞梓,育其材也。千奇万异,不可殚而述也。伊五岳之穹崇乎,处华夏之中,而此山之窔屹乎。

出荒服之外,控南浦之咽喉,作东瓯之襟带,储精孕秀。虽著于今,时生甫及,申未昭乎。往代时巡肆,则銮辂莫至,燔柴检玉,则祀典未载。吁嗟!望秩兮茂尔无闻,仰止高山兮于是乎在。[2]

陈靖洋洋洒洒的《壶公山赋》,写得驰神奋藻,流转隽逸,耐人品味。其赋对壶山逸兴抒怀,抒发了建功立业追梦之中的游子心中流淌的满腔乡愁,表达了对家乡壶山的仰慕之情,寄托了他对故乡山水的深情礼赞,堪为千古绝唱。

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在于他当了多大的官,而是在于他对社会、对人类的影响为依归。天圣四年,靖卒于家,年七十八。李俊甫《莆阳比事》“循吏为冠”条载:“陈靖,字道卿,好学通古今,利害事历七郡,凡赋敛害民者,悉奏罢,王称循吏。《传》云:‘国家治尚忠厚廉平之吏,代不令人,今独著循吏于篇,自国初至靖康,所传才十一人,而靖预焉!”“循史为冠”的陈靖,始终保持着内心的强大,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以其清廉从政、奉公守法、锐意改革、建言献策,并能认识那个时代,引领着时代的潮流,为国家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所以宋朝在莆田城橄榄巷以秘书少监陈靖特赠尚书左仆射立“仆射坊”,莆田家乡将他入祀莆田乡贤祠,《宋史》有传详细记载他的一生功绩。

千年时空流转,越王山佳木繁荫,瓢溪水长流不息,仿佛从未改变。然,历史不只是追忆,更多的是在于继往开来。作为陈靖莆田广业里瓢湖故里的后生,我追寻着陈靖曾经生活过的足迹,品慕一代“循吏”的家国情怀。我想即使在莆田城里那座昭示他高尚美德和丰功伟绩“仆射里居”的石雕牌坊早已荡然无存,但他为政清廉与爱国爱乡的品德足以让他留名青史,万古不磨。他留给后人的许多重要的精神财富,已经融入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浸润着这个伟大的时代。不管是今天还是未来,好官陈靖的作为还在源源不断地启迪世人,照亮着后来人前行之路。

陈靖--家乡哲人,莆田先贤,宋朝好官,历久弥新。

参考文献:

[1]董茂玉。宋代循吏浅析[J].大观,2014,8:75.

[2]许更生。莆阳名篇选读[M].福州:海峡文艺出版社,2013.

本文由beplay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研究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朝推崇的好官,莆田广业里瓢湖陈氏的故事

关键词: